廖汉生将军的百年小木屋

发布时间:   2020-11-27 00:00:00   文章来源:   网络转载   浏览量:   53  
    这是一幢小木屋,一幢矮小、破旧的小木屋,历经百年风雨沧桑的小木屋!     不要说和现在乡间那些华丽洋气的小洋楼相比,就是到几十年前,哪怕是在一百年的积贫积弱、风雨飘摇的清朝末年,哪怕是在贫困闭塞的桑植山区,它也显得低矮、简陋、寒碜。但小木屋又是不平凡的,从这里走出了两代革命志士和一个开国将军。这是廖汉生将军的百年小木屋,是廖汉生将军在湖南桑植樵子湾老家的百年小木屋。     小木屋,是典型的湘西小木屋,三柱四棋。小木屋的背后是起伏绵连的大山,叫桑树垭,是桑植内外半县的交界处。《桑植县志》上有一种说法,谓桑植县因此地得名“桑植”。翻过桑树垭,山下就是洪家关,就是贺龙元帅的家。     小木屋是将军的父亲修的。将军的父亲叫廖兰湘,是樵子湾十里八乡、远近闻名的读书人,乡亲们都亲切地叫他廖茂才。茂才,秀才之别称也。廖茂才毕业于辛亥革命元勋禹之谟创办的长沙湖南广益学校。在长沙读书期间,廖兰湘思想进步、交游广泛,与湖南临澧人、著名革命党人、同时也是共和国开国元勋的林伯渠相熟悉。1911年11月,廖兰湘的大儿子出生,此时正值辛亥革命。有革命思想的廖兰湘取“推翻满清王朝、恢复汉家天下”之意,给孩子取名“汉生”。     从湖南广益学校毕业的廖兰湘,回乡当了一名乡村教师,在樵子湾等地教馆授徒,传授新思想、教授新知识,给闭塞偏僻的湘西山寨带来了文明之风。廖兰湘潜心教书,妻子在家料理家务,夫妇二人新修了这栋小木屋。1916年,桑植洪家关人贺龙刀劈芭茅溪盐局、两把菜刀闹革命,拉起反袁(世凯)民军的大旗,在湘西北的声势越来越大。贺龙久闻廖兰湘大名,久慕廖兰湘之才,多次延请他投身军中。廖兰湘既欣赏贺龙雄伟神武,又激于时代大义,遂一改初衷,投笔从戎,进入贺龙军中,从事文墨工作,乡里人遂敬称廖师爷、廖营副。     在这幢小木屋里,将军饱尝了贫寒的痛苦。1921年,廖兰湘病死贺龙军中。这年,廖汉生不到十岁。父亲去世后,廖汉生孤儿寡母过着清苦非常的生活。在贺龙的资助下,廖汉生才得以先后在桑植县立高等小学、常德省立第二师范附属小学念书。后来由于贺龙军队开往他乡,廖汉生失去资助,不得不缀学在家,母子两人抱头痛哭。几十年后,已是耄耋之年的老将军还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景。     在这幢小木屋里,廖汉生经历了生离死别。那是1934年,红军作战经过樵子湾,思家心切的廖汉生趁着夜色回到樵子湾的这幢小木屋,与亲人团聚。当地反动团防得知廖汉生回来了,便来追杀。樵子湾一个伍姓农民得知此事,前来报信。当晚,廖汉生就告别家人。第二天天刚亮,反动团防围住木屋就打,打死了将军的弟媳,将军的弟弟破壁而出,得以幸免。从此,红军长征两万五千里,廖汉生一去四十又四年。1978年,老将军第一次回乡,专门看望了当年那个通风报信的伍姓农民,一时传为乡里美谈,大家都认为老将军是质朴本色、有情有义的人。     1978年,在阔别桑植44年之久,时任南京军区政委的老将军终于按捺不住思乡的情绪,回到故乡。老将军给乡里带回了搞运输用的大卡车,给樵子湾学校的学生们带来了糖果饼干,让这些山里的孩子解解馋,但没有花钱把这幢低矮、破旧的小木屋修一修、补一补。1978年后,将军屡屡居于要职,先后担任南京军区第一政委、沈阳军区第一政委,直到连续担任第六、第七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。我是在樵子湾生的,在樵子湾长的,在樵子湾念了五年的书,小学两年,初中三年。这五年间,将军正出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,公务繁忙,没有回到家乡。但每年都有他老人家对学校的关怀。将军给樵子湾学校拨款修了两层楼的大礼堂,这是全樵子湾当时最漂亮最气派的建筑了;将军又给学校亲笔题写了校名;将军还给学校捐赠了上千册图书。记得有一次,我到县里参加学科竞赛,拿的参考资料就是老将军赠送的图书。从1978年第一次回乡直到2006年逝世,老将军先后五回桑植。有三次他回到了樵子湾,每次都到了学校,都会看看学校的老师和学生。老将军五回桑植,从来没有给他的小木屋带去一砖、一瓦、一个木头。几十年来,小木屋是那样的低矮、破旧,又是那样安安静静地矗立在那里。     在这幢小木屋里,还居住着将军的弟媳妇。在儿时的印象中,这是一个沉默寡言、衣装干净的老太太,儿女们都在外面工作。老太太每日里干着农活,养猪喂鸡,伺候菜园,她沉静简朴,即便在近在咫尺的樵子湾场上都难得一见她的身影。老太太有个亲外孙姓唐,也就是老将军的堂外孙,在樵子湾学校念书,高我两个年级,人沉默寡言,忠厚朴实,课余帮他外婆挑挑水、做做伴。将军还有一个当了一辈子农民的女儿,叫廖春莲,就嫁在小木屋后面山上鸭儿池的刘家,当了一辈子的农民。在樵子湾场上偶尔能见到她,带着一大群孙子孙女,背一个,牵一个,摇着蒲扇,和街上的人打着招呼。大家只道她是邻居的大姐、伯娘,谁也没有当她是尊贵的国家领导人的女儿。1978年,阔别四十四年回到家乡的廖汉生将军,执意要到女儿家吃顿饭。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湘西农民家庭,生活非常清苦。后来老将军回忆说:“这顿饭,我们一行和春莲的儿女加上附近亲友几十口子,吃饭花了她差不多一年的钱。”     小木屋靠着公路,将军的弟媳住在那里,实在是不安全。乡上出了一点钱,打一个围墙,把小木屋围住,修了一个小小的简陋的大门。又打一道围墙,将马路对面将军的烟火山(也就是薪炭林)也围起来。     老将军的烟火山封起来后,乡亲们自觉爱护,从不到他的园林里打柴砍树。湖南雨水充沛,不到几年,将军的烟火山就已经是蔚然成林了。樵子湾学校与小木屋相距不到1里地,将军那片蔚然生秀的园子成了我和同学们的乐土。多少次,我们跑进林子里去大声诵读课文,或者一身不吭地默记公式、定理。尤其是考试前,我最爱到老将军的园子里去,一方面这里非常安静,无人打扰。尤其是夏天,这里林深木密,一片清凉,真是读书的好地方;再一个心理总是在祈求将军保佑,保佑考一个好成绩。我有时在想,什么叫前人栽树、后人乘凉,也这就是吧!     我在樵子湾读书五年,先是考到桑植一中读高中,后来考大学、念研究生,再后来又把生命之舟划到大西北将军曾经战斗工作过的兰州。2006年10月5日,国庆节长假期间,将军与世长辞。当时我正在北京探亲,有幸送将军最后一程。尽管远在他乡工作,但还是经常听到将军的子女关心家乡、关心教育,不时地回家乡看看,不时地捐款捐物。2009年,樵子湾学校正式命名为廖汉生红军学校。     今年是将军的百年诞辰,北京和家乡桑植都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纪念活动,中央拨钱要把将军的百年小木屋翻修一下,作为将军的纪念馆。原则是修旧如旧,还是原来的三柱四棋的小木屋。国庆节前后,我到北京去,看望了老将军的夫人白林奶奶和他的子女们,谈起了这件事。老将军的儿媳的王和平阿姨诚恳地对我说,老家实在太穷了,花这些钱我们实在是不敢。     在记忆里,将军的百年小木屋,是那样低矮、寒碜,不能和一百年前的高楼大厦比,更不能和今天乡间豪气派的小洋楼相比;但小木屋又是伟大的,从这里走出了走出了两代革命志士和共和国的开国元勋,正是它透露出来的精神一直激励我去奋斗,去无所畏惧地追求真理。小木屋不朽,永远矗立在家乡的天地间;老将军不死,永远活在家乡人民的心中。

转载文章免责声明:凡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或由企业用户注册发布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[声明]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。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, 如有问题请联系2406396350@qq.com

监制:谢冠远 编辑:程琪,黄良容 技术编辑:李宇轩,姜博文

上一篇:修复纯木结构勉斋书院用于文化展览

下一篇:宋祖英 湘西老家的小木屋遭曝光

相关资讯
一米高的桌子误差仅0.5毫米,00后中国女孩竞争世界木匠冠军 自贡一满载木材的货车倾倒致两小孩受伤! 《摆放整齐的木材》混江龙-协助拍摄 木头城门为什么不用火烧?古人真的没想到吗?还是另有乾坤 世界上最高的木材建筑即将建造,建成后会再一次刷新世界纪录 百年老房子被拆珍贵木材被烧 山坡上的百年老木房与其主人 自贡一满载木材的货车倾倒致两小孩受伤! 缅花价格上涨3000元/吨;小巴花价格虚高影响走量 1984年,海弟出生于广东省饶平县一个木匠世家。受父辈的影响,他从小就喜欢自己制作一些木质玩具。 2006年7月,海弟从大学毕业后,担任一家质检机构的化验员。他所在的单位是一个大型的检验机构,每次做完实验之后,他都要到木材实验室找一些木头,拿回家里DIY。 木头实验室请来了木材鉴定专家、广东省林业科学研究院苏中海教授帮忙鉴定木材。在朋友的引荐下,海弟拜苏中海教授为师,跟着学习木头鉴定技术。苏教授也视他为关门弟子,教他如何看木头,嗅木头,摸木头,就这样,海弟跟着苏教授学会辨识了几百种木头。 在学习木头 穷小子秦荣华刚发达,就到日本买了1万根木头,他的情怀让人敬佩 橡胶材小蠹“附身”进口原木 被重庆海关首次截获 哥伦比亚原始八边球形木屋 芬兰木屋别墅回归自然后的归属感 躺在树上木屋泡药浴温泉 红花梁山顶的万龙木屋 李嘉诚迎孙回港庆圣诞 梁洛施将入千万木屋